广西壮族自治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发布了关于印发冬春季特别是春节期间疫情个人防护等7项“十严格”措施的通知
  信息公开   更多  
馆藏新书通报
广西数字资源平台
网上联合参考咨询
国家数字图书馆
  地方文献   更多  
地方文献书籍 南珠专辑
珠城史话 童年记忆中的北海民俗
北海客家文化 北海历史文化500题
合浦海上丝绸之路 北海文史专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方文献 > 合浦海上丝绸之路
黄泥岗1号墓和“徐闻令印"考
点击:5178  来源:合浦海上丝绸之路研讨会论文集  作者:蒋廷瑜 王伟昭

黄泥岗1号墓和“徐闻令印"考
蒋廷瑜
(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研究员)
王伟昭
(广西合浦县博物馆馆长、馆员)

    “徐闻令印”,即是广西合浦县黄泥岗1号墓出土的一枚滑石印。黄泥岗1号墓的考古报告尚未发表,有关的资料在已出版的《广西壮族自治区馆藏文物珍品目录》[1]和《广西文物珍品》图集[2]中可以零星地看到。 
    黄泥岗1号墓位于合浦县廉州镇黄泥岗,1990年6月合浦县砖厂推土时发现,合浦县博物馆组织发掘。这是一座有斜坡形墓道的砖室木椁墓,墓室呈长方形,分前后二室,前室长1.9米,宽3.7米;后室长5.3米,宽3米。外椁用青砖砌筑,尚未倒塌;内椁是木质,已朽。此墓未被盗扰,随葬品保存完好,计有铜器、陶器、玉石器。铜器包括剑、镜、灯、壶、碗、釜、蒸酒器和铜制明器仓、灶、井等;陶器有罐、壶、罍和明器陶屋;玉器有出廓璧、母子带钩、蝉形琀、蟠螭纹珮;还有玻璃杯、琉璃串珠、水晶串珠、玛瑙串珠、琥珀串饰、金花球串饰、金带钩,“货泉”铜钱,异常丰富。 
    铜仓出在后室后部,玉佩出在后室中部。 
    铜仓平面呈横长方形,通高54厘米,面宽58厘米,进深42厘米,正面开单扇门,其他三面板壁封闭,悬山顶式人字坡瓦顶,瓦行宽阔,檐口饰半瓦当。瓦面镂刻细密直条纹,显示出原是用竹草为材的建筑,平底,下附四只高足支撑。门、左右板壁、两边山墙及后壁,全刻精细的图案花纹,门上刻飞凤、饕餮面、鼠,左右板壁刻武士,左右山墙刻禽头兽身动物对舞和龟驮九枝灯,后墙纵分三格,中心刻一只回头张口的虎,左右两格各刻云山上的一支花树,树顶各刻一飞凤。寓意深远。
出廓玉璧,除内外廓素面外,整个璧面布满蒲纹,外廓的一侧(顶端)透雕龙凤对舞的装饰图案,图案的中下部镂空刻出“宜子孙日益昌”6字,外径18.3厘米,孔径3.2厘米,连外廓透雕通高27厘米。 
    子母玉带钩,带钩长4厘米,宽1.5厘米,母扣外径4厘米,内径2.5厘米。 
    玉琀,呈蝉形,刻工刀法简单、明快,正面刻出口、鼻、眼、脑盖,可以清晰地看到收拢的蝉翼,腹底刻出肚纹和尾部横褶,完全是蝉的静卧姿态的写实形象。 
    玉佩,椭圆形,周边镂刻蟠螭纹,长6.5厘米,宽4.8厘米。 
    金带钩,龙首,通长6.6厘米,最宽处0.9厘米,重55克。 
    玻璃杯,湖蓝色,半透明,敛口,圆唇,深腹,圜底,腹部有三道凸弦纹,口径9.2厘米,腹径9.7厘米,高5.8厘米。 
    印章2枚,一枚铜印,龟纽,阴文篆书“陈褒”;另一枚就是这方“徐闻令印”滑石印。 
    这座墓因出土“货泉”铜钱,随葬陶器和铜器有西汉晚期特点,发掘者开始定其年代为新莽时期。我们认为新莽时间较短,“货泉”钱在岭南流通以后才能作为随葬品下葬,年代可能较新莽时期略晚,大量铜器、陶器,其风格相当于西汉晚期至东汉早期之间。而且在岭南地区,砖室墓一般都在进入东汉以后,因而认为这座墓的年代以定在东汉初年为宜。随葬品相当豪华和珍贵,又有“徐闻令印”官印和“陈褒”私印随葬,墓主应是徐闻县令陈褒。 
    “徐闻令印”,滑石质,瓦纽,高2厘米,边宽2.3厘米。凿印,阴文“徐闻令印”4字,篆体反书,刻工草率。应是下葬前仿真实官印临时刻凿的明器印。
 徐闻位于雷州半岛南端,扼琼州海峡咽喉,是西汉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之一。从历史文献记载来看,雷州半岛在秦代属象郡或桂林郡,到西汉前期属南越国,汉武帝元鼎六年(45元前111年)平定南越,在岭南设立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珠崖、儋耳九郡进行管理,徐闻属合浦郡。据《汉书?地理志》载,合浦郡辖徐闻、高凉、合浦、临允、朱卢五县,徐闻是首县。据《后汉书?郡国志》载,合浦郡辖合浦、徐闻、高凉、临元、朱崖五城(县),首县是合浦。按《后汉书.郡国志》的说法,在一郡之下,县名先书者,是该郡郡治的所在地,由此可以推测:西汉合浦郡的郡治最初设在徐闻,以后才迁到合浦,东汉时合浦郡治无疑已在合浦了。公元前106年,汉武帝分全国为13州,各州置刺史1人,行使监察职能。岭南九郡归交趾刺史部。 
    合浦郡的管辖范围除雷州半岛之外,还包括今广西的邕宁、横县、玉林、广东的高州、新兴等地。整个雷州半岛一直属于合浦郡徐闻县管辖。《汉书?地理志》说:“自合浦徐闻入海,得大洲,东西南北方千里。”所谓“大洲”就是现在的海南岛,当时还孤悬在海外,只有通过合浦、徐闻才能控制。徐闻不仅是汉朝控制海南岛的关键所在,而且是西汉出入海南的门户,也是汉朝对交趾、九真、日南等郡实施有效管辖的关键所在,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每当海南岛和交趾等地发生动荡的时候,汉朝大都以徐闻、合浦作为用兵的大本营和军事基地。建武十六年(公元40年)交趾女子征侧、征贰反叛,“光武乃诏长沙、合浦、交趾具车船,修道桥,通障溪,储粮谷”,作出兵的准备。(《后汉书?南蛮传》)十八年(公元42年)拜马援为伏波将军,刘隆为副,督楼船将军段志等率大军前往征剿。“军至合浦而(段)志病卒,诏(马)援将其兵。遂缘海而进,随山刊道千余里”(《后汉书?马援传》)。合浦郡是当时两粤通交趾的咽喉。马援入交趾主要靠的是海路,因而必经徐闻、合浦。 
    汉代新设的朱崖、儋耳两郡都在海南岛,由于民族反抗,先后分别于公元前82年和公元前46年罢失。但考虑到海南岛和琼州海峡的重要性,朝廷仍在与徐闻隔海相望的朱卢保留县治,并把合浦都尉设在那里,保持一定数量的军队驻守。到东汉,朱卢改名朱崖,不再是都尉治所,但县治不变,仍隶属合浦郡。在海南岛上设立一个县,归琼州海峡对岸的合浦郡管辖,就是要保证琼州海峡的安全畅通,说明汉朝对雷州半岛和琼州海峡的重要性有足够的认识。 
    20世纪70年代,考古学家在徐闻的华丰一带发现和发掘了相当数量的汉代墓葬,推测汉代徐闻县城在雷州半岛南端、琼州海峡中部偏西的海边。[3]1983年在徐闻县五里乡二桥村一带发现汉瓦等建筑材料,后来确定汉代建筑遗存分布于二桥、南湾、仕尾等数万平方米之内。在仕尾出现过“万岁”文瓦当和卷云箭镞纹瓦当,都属东汉时期的。二桥村遗址还出土过龟钮“臣固私印”铜质鎏金印,印长2.5厘米,宽2厘米,高1.3厘米。在附近的一座汉墓中出土过“张已印”铜印,墓中随葬琉璃珠饰比较普遍。因此有的学者认为,徐闻所见的汉代建筑遗址应是汉武帝时所设立的徐闻县治,在二桥出土的“臣固私印”和“张已印”铜印也证实这里有相当级别的官员活动和埋葬。[4]徐闻曾是人们心目中富裕的象征,唐《元和郡县志》载:徐闻县“汉置左右侯官,在此屯积货物,备其所求,与交易,有利。故谚日:‘欲拔贫,诣徐闻’。” 
    “徐闻令印”,其“令”是县令,是一县的最高长官。《汉书?百官公卿表》日:“县令、长,皆秦官,掌治其县。万户以上为令,秩千石至六百石1减万户为长,秩五百石至三百石。”徐闻县长官是“令”,知徐闻县已是万户以上的大县。徐闻县令死葬合浦,当是他生前被从合浦郡治派出,然后回到合浦或死后归葬合浦的。他随葬的物品十分奢侈豪华,说明他生前管辖的地区相当富裕,同繁荣的海外交通也有密切关系。 
    与“徐闻令印”同出的“陈褒”铜印,是一枚私印,从而可知墓主徐闻令是陈褒。
查《后汉书》,东汉确有陈褒一人。此陈褒字伯仁,庐江人,活跃在汉安帝刘祐永宁元年(公元120年)至汉顺帝刘保永和元年(公元136年)间的政治舞台。任过庐江卫尉,永宁元年(公元120年)至延光元年(公元122年)任司空;后来任尚书,参与处理大案。汉代的卫尉掌管宫门警卫,主南军,是九卿之一,汉景帝时曾改称中大夫令,不久后又复卫尉旧名。司空是掌管工程的官。尚书,秦代是少府属官,在皇帝左右办事,掌管文书章奏,汉武帝时提高皇权,尚书地位逐渐重要,到东汉时正式成为协助皇帝处理政务的官员。由此可见,陈褒一直在皇帝身边做官,地位比县令高,活跃的年代在东汉中期以后,比黄泥岗1号墓要晚。所以《后汉书》记载的这位陈褒不是葬在合浦的陈褒。徐闻县令陈褒当另有其人,文献缺载。 
    参考文献 
    [1]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文物处编.广西壮族自治区馆藏文物珍品目录.南宁:广西民族出版社.1998 
    [2]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管理委员会编.广西文物珍品.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02 
    [3]广东省博物馆.广东徐闻东汉墓——兼论汉代徐闻的地理位置和海上交通.考古,1977,(4) 
    [4]邱立诚.徐闻汉代遗存与海上丝绸之路关系解读.岭南文史,2002(增刊)

选自科学出版社2006年《海上丝绸之路研究:中国·北海合浦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理论研讨会论文集》


桂公网安备 45050202000388号

警警
察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