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壮族自治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发布了关于印发冬春季特别是春节期间疫情个人防护等7项“十严格”措施的通知
  信息公开   更多  
馆藏新书通报
广西数字资源平台
网上联合参考咨询
国家数字图书馆
  地方文献   更多  
地方文献书籍 南珠专辑
珠城史话 童年记忆中的北海民俗
北海客家文化 北海历史文化500题
合浦海上丝绸之路 北海文史专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方文献 > 合浦海上丝绸之路
从考古资料看合浦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起和发展
点击:4192  来源:合浦海上丝绸之路研讨会论文集  作者:傅举有

从考古资料看合浦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起和发展 
傅举有
(湖南省博物馆原副馆长、研究员)

    合浦是古代中国与东南亚、西亚、欧洲、非洲距离最近的中国海港之一。自秦始皇开凿灵渠,联结湘、漓二水之后,中原和长江流域,就通过合浦港和西方交通,贸易往来,形成了古代中国和西方距离最短的海上丝绸之路。这条丝绸之路,在古代已很著名,《汉书?地理志》就已有了明确的记载。但是,这条海上丝绸之路的开通,不是自汉代始,《逸周书?王会解》记载:殷商时,西瓯(今广西)人,曾请以象齿、文犀、玳瑁、珠玑、翠羽等物“为献”,这些货物,都是中国所缺少的,是西瓯人通过合浦港,从海外贸易所得。可见,早在殷商时期,合浦港对海外的贸易就已经开始了,以合浦港为始发港的海上丝绸之路,也可能诞生了,只是到了汉代,才蓬勃兴起。现根据考古资料和文献记载,对合浦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起、形成和发展,作一个简要的论述。 
    一、秦汉合浦始发港海上丝绸之路的蓬勃兴起 
    1.秦灵渠的开通为合浦海上丝绸之路的蓬勃兴起提供了条件
古代中原以及长江流域,与广西之间有南岭阻隔,耸千仞之层峦,难以交通,故商贸往来很少。秦始皇为了统一岭南,开凿灵渠,沟通了广西与内地,所谓:“北会於湘,南会於漓。湘达洞庭江汉,漓通两广南海。”(明?孔镛:《重修灵渠记》)“北通京师,南入於海。”(宋?李师中:《重修灵渠记》)从此,内地广大地区,通过长江、湘水、灵渠、漓水到达合浦港,与海外国家进行频繁的商贸往来。合浦海上丝绸之路,由此蓬勃兴起,海外一些国家纷纷经由此路,向中国贡献。《后汉书》对此有许多的记载。
《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记载: 
    元始二年(公元2年),“日南之南黄支国来献犀牛。” 
    建武十二年(公元36年),“南越徼外蛮夷献白雉、白菟。” 
    元和元年(公元84年),“日南徼外蛮夷究不事人邑豪献生犀、白雉。” 
    永建六年(公元131年),“日南徼外叶调王便遣使贡献”。 
    熹平二年(公元173年),“日南徼外国重译贡献。” 
    光和六年(公元183年),“日南徼外国复来贡献。” 
    《后汉书?郑弘传》又记载: 
    郑弘“建初八年(公元83年),代郑众为大司农。旧交址7郡贡献转运,皆从东冶,、汎海而至,风波艰阻,沈溺相系。弘奏开零陵、桂阳峤道,於是夷通,至今遂为常路。在职2年,所息省3亿万计。”原注:“东冶,县,属会稽郡。《太康地理志》云:汉武帝名为东冶,后改为东侯官,今泉州闽县。”这条记载是说东汉初,灵渠失修,零陵、桂阳峤道不通,交址7郡和海外商贸,均改绕远道福建泉州港海运,路远费多,且限险。郑弘修好灵渠,重开零陵、桂阳峤道,由合浦港登陆,走漓、湘水路,运至京城,为国家节省3亿万的运费。海外一些国家之商品,也由合浦港入境,源源不断地运输到全国各地和京城。所以明代方昇的《灵渠赋》云:“广西古百粤地,旧无河道,舟楫不通。秦时史禄始凿山导水,名日灵渠……南则达於两广,北则会於三湘。由是雕题文身之国,鴃舌螺髻之乡,毕献琛而奉贽,见重译而来王。羽毛鳞介,珠玑犀象,海错山珍,千形万象。皆得乘长风,破巨浪,登金门而进皇上也。”清?陈元龙《灵渠凿石开滩记》也说:“自秦臣史禄凿渠通粮,始分其流而会漓江,遂为南入於海。由是通舟楫,便商贾,利益於民,不可胜数。”清?张运昭《重修陡河记》也说:灵渠使“湘入楚,漓达越,通商运……灵渠一水,为楚粤咽喉,舳舻云接,今则帆樯相错,”一幅热闹繁荣景象。 
    2.考古资料证实汉代合浦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 
    (1)长沙马王堆汉墓。1972年长沙马王堆1号西汉墓遣册简二九二记载:“木文犀角、象齿一笥”。
与出土实物对照,就是放置在西边箱的339号竹笥上挂着“文犀角、象齿笥”的木牌,笥内装满了木文犀角和木象齿。其中: 
    木文犀角共13件。形作角状,根部涂朱色一周,并加划斜方格纹,其余部分遍涂黑色,划有条纹。大的7件,长27厘米左右,根部径7厘米左右,朱涂4~5厘米;中等的1件,长19厘米,根部径7厘米,朱涂宽4厘米;小的5件,长15厘米左右,根部径6厘米左右,朱涂宽3厘米左右。 
    木象牙共8件。素面无彩。大的6件,长38厘米左右,根部直径7厘米左右;小的2件,长25厘米,根部直径5厘米左右。 
    又,遣册简二九四记载:“土珠玑一缣囊”。 
    与墓中出土实物对照,置于西边箱的327号竹笥上挂着写有“珠玑笥”的木牌,笥内有一绢袋的泥丸。 
    上述木文犀角、木象齿、泥珠玑均系明器,表明墓主家拥有此种财富,只是因为它们太贵重了,只好做成明器随葬。 
    1974年,长沙马王堆3号西汉墓出土了大量玳瑁制品。计有: 
    玳瑁卮:1件。高13.6厘米,口径8.4厘米。盖及腹璧用玳瑁。铜扣。.  
    玳瑁梳:1件。黑褐色,器表玳瑁纹路清晰。马蹄形。梳齿20根,很均匀。梳长8.4厘米,宽5.4厘米,厚0.45厘米。 
    玳瑁篦:1件。黑褐色,器表玳瑁自然纹路清楚。马蹄形。篦齿59根,细密均匀。篦长8.4厘米,宽5.4厘米。 
    玳瑁璧:大小2件。黑褐色。璧表有玳瑁的自然线纹。大件肉径16.6厘米,好径6.2厘米,厚0.05厘米;小件,肉径10.4厘米;好径4厘米,厚0.05厘米。 
    马王堆西汉墓墓主软侯家,有如此多的象牙、文犀角、玳瑁、珠玑,是从哪里来的呢?据《汉书》、《后汉书》记载,它们主要是外国商人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运到中国来交换丝绸的,或者中国商人通过海上丝绸之路,用丝绸交换得来的。 
    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了大量的丝绸,其中1号墓出土了6大箱丝绸;3号墓出土的丝绸比1号墓更多,满装丝绸的箱子就有10个,其中2箱是丝绸衣服,8箱盛着成匹的丝绸。这些箱子上挂着箱内丝绸品种的木牌:“锦缯笥”、“绣缯笥”、“素缯笥”、“绀缯笥”、“帛缯笥”等。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丝绸出土?笔者认为汉代长沙国的首都临湘(今天的长沙市),是一个向海外输出丝绸的集中地:通过长江,各地的丝绸都运到这里集中,再由临湘,通过湘江、灵渠、漓江到达合浦港出口。此外,广西贵港市罗泊湾西汉墓也随葬了大量丝绸,这是因为贵港市是丝绸之路的重要城市。丝绸运到合浦港之后,其海上的航行路线又是怎样的呢?《汉书?地理志》记载:“自日南障塞、徐闻、合浦船行可五月,有都元国;又船行可四月,有邑卢没国;又船行可二十余日,有湛离国;步行十余日,有夫甘都卢国。自夫甘都卢国船行可二月余,有黄支国,民俗略与珠崖相类。其州广大,户口多,多异物,自武帝以来皆献见。有译长,属黄门,与应募者俱入海市明珠、璧流离,奇石异物,赍黄金杂缯而往。所至国皆禀食为耦,蛮夷贾船,转送致之。亦利交易,剽杀人。又苦逢风波溺死,不者数年来还。大珠至围二寸以下。平帝元始中,王莽辅政,欲耀威德,厚遗黄支王,令遣使献生犀牛。自黄支船可行八月,到皮宗;船行可二月,到日南、象林界云。黄支之南,有已程不国,汉之译使自此还矣。”上述都元国、邑卢没国、谌离国、夫甘都卢国、黄支国、已程不国,经考证,分别是现今的马来半岛、苏门答腊岛、缅甸、印度、斯里兰卡等地。这段记载,我国汉代往海外经商之船队,带着大量丝绸和黄金,以合浦作始发港,即《汉书》所载的“自合浦、徐闻南入海”,沿中南半岛,分别航行到东南亚各国,通过印度中转到欧洲进行贸易往来。他们不但用丝绸交换到犀角、象齿、珠玑、玳瑁等物,甚至贩买了生犀牛。同样的记载,还见于《后汉书?西域传》:大秦“与安息、天竺交市于海中,利有十倍。……其王常欲通使于汉,而安息欲以汉缯彩与之交市,故遮阂不得自达。至桓帝延熹九年(公元166年),大秦王安敦遣使自日南徼外献象牙、犀角、玳瑁,始乃一通焉。”记载中的“大秦王安敦”,“近人已考定其为公元121年至180年在位之罗马王Marcus Aure1ius Antonius,安敦即Antonius之译音,今作安多尼。盖安敦之部将伽西乌斯(Avidius Cassius),曾于公元162年至165年之间征安息,奠定小亚细亚一带。故当时在安息一带,罗马人必不在少数,此来华使节容或为商人所委托,而非罗马王所派遣,然其为罗马人即欧洲人,则读《后汉书》原书上下文,实无可疑。”(方豪:《中西交通史》)可见,东汉桓帝延熹九年,即公元166年,欧洲至合浦港的海上丝绸之路,已是畅通无阻的。长沙马王堆2号墓的年代为西汉吕后二年,即公元前186年,1号汉墓为汉文帝晚期,即公元前164~168年左右,这条海上丝绸之路就已经形成,墓主西汉轶侯家大量的犀角、象齿、珠玑、玳瑁,就是通过这条海上丝绸之路到达合浦港,再由合浦北上,通过漓江、灵渠、湘江到达长沙的。 
    马王堆1号汉墓的“文犀角”,根部涂有朱色一周,并划有斜方格纹,其余部分为黑色,划有线条纹,这就是《后汉书?西域传?大秦国传》记载大秦国出产的“骇鸡犀”。注引《抱朴子》曰:“通天犀有一白理如线者,以盛米,置群鸡中,鸡欲往啄米,至辄惊却,故南人名为‘骇鸡’。”罗马帝国出产的“骇鸡犀”在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这是合浦海上丝绸之路的明证。 
    (2)合浦、贵港市考古发掘。汉代合浦海上丝绸之路的蓬勃兴起,必然给始发港合浦及其周围城市如北海市,还有始发港与中原内地交通必经之路的城市如贵港市等,带来空前的繁荣,使这些地方成为广西地区汉代最繁华的商贸之城。 
    合浦县。据考古调查,在合浦县城周围68平方公里范围内,有汉墓数千座,是我国沿海最大的汉墓群。半个世纪以来,已发掘汉墓数百座,其中重要的有合浦城郊、望牛岭、堂排、凸鬼岭、杨家岭、丰(风)门岭、九只岭、禁山七星岭等汉墓,共出土文物逾万件,其中有不少舶来品。2002~2003年,合浦县石湾镇大浪古城村发现了西汉时期的汉代城址、护城河及城外的海湾、海岸遗址;在城内发现了十多个汉代地面建筑留下的柱洞和陶片;城东北发现了两座大型汉墓;西城门外发现了古码头遗址,该遗址的遗物木桩残片经鉴定已有2500年以上。所有这些,都是汉代合浦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物证。 
    贵港市。贵港市是合浦港与中国内地交通线上必经之地。考古发掘资料证实,这里在汉代是一个非常繁华的城市。20世纪70年代,考古学家在这里发掘了非常著名的罗泊湾1号汉墓和2号汉墓,该墓规格宏大,随葬器物近千件。并且,和长沙马王堆汉墓一样,有“象齿”随葬。墓中《从器志》记载有“象齿四”;同时,也像马王堆汉墓一样,随葬大量丝绸,墓中《从器志》记载:“缯六十三匹三丈”。用63匹丝绸随葬,其数量很多。墓中一方面是象齿,另一方面是丝绸,这正是中国和海外交易的两种主要的进出口商品。1996年至1997年在贵港市马鞍岭发掘三座汉墓,出土了极丰富的随葬品,其中不少玛瑙制品。1955年贵港市高中M14出土一件人形陶灯,人物为双脚并拢屈膝而坐,双手抚膝、盘发、浓眉大眼,络腮胡须,很高的鹰鼻,舌头外伸,颈粗短,颈上有一条项饰,胸有毛。从整个人物形象、打扮,尤其是高高的鹰鼻来看,应是一个胡人,即是通过合浦海上丝绸之路来到中国贸易的西方商人。同样的情况,在长沙马王堆汉墓中也出现了。该墓遗册记载,墓主人家有“胡人一人”,“胡骑二匹,匹一人”的记载。胡人,即西方商人形象,在贵港市、长沙市汉墓中出现,证明不仅合浦港,甚至丝绸之路上的重要港口,如贵港市、长沙国的首都临湘等地,都有西方的商人往来或居住。 
    二、唐代合浦海上丝绸、陶瓷之路的繁荣 
    唐代是继汉代之后又一个世界强国,唐代与世界各国政治、经济、文化交往很多,在海上交通方面,合浦海上丝绸之路,再度繁荣起来了。 
    唐代合浦海上丝绸之路,同时又是海上陶瓷之路。 
    唐代长沙窑是一个以外销为主的瓷窑,它的产品主要是销往国外,其外销路线,主要有四个港口,即扬州、泉州、广州、合浦。这四条路线,以通过湘江、灵渠、漓水到达合浦出海的路线,与东南亚、西亚、欧洲的距离最短。在这条线路沿途,都发现了唐代长沙窑的瓷器。如1973年湖南衡阳市唐代水井中,出土了不少长沙窑瓷器。1972年,在广西昭平县庙蚜出土有长沙窑釉下褐彩花鸟纹瓷壶,高18.81厘米。1973年广西藤县三合村出土有长沙窑褐点叶形图案的瓷罐。1974年广西平乐县二塘出土有长沙窑黄釉褐斑贴花壶,高21厘米。此外,在西沙群岛出土有唐代长沙窑武土贴花壶,高21.7厘米,这应是当时外销途中遗留下来的。 
    在国外,至少有13个国家出土了大量唐代长沙窑瓷器,即朝鲜、日本、印度尼西亚、伊朗、泰国、菲律宾、斯里兰卡、巴基斯坦、阿曼、沙特阿拉伯、伊拉克、肯尼亚、坦桑尼亚。这13个国家中,除朝鲜、日本是由湘江北上,经长江扬州出口外,其余国家,应是由广西合浦港出口路线最近。运输距离短,可以减少瓷器在途中的损耗。所以,合浦海上外销路线是较理想的路线。

选自科学出版社2006年《海上丝绸之路研究:中国·北海合浦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理论研讨会论文集》  


桂公网安备 45050202000388号

警警
察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