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壮族自治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发布了关于印发冬春季特别是春节期间疫情个人防护等7项“十严格”措施的通知
  信息公开   更多  
馆藏新书通报
广西数字资源平台
网上联合参考咨询
国家数字图书馆
  地方文献   更多  
地方文献书籍 南珠专辑
珠城史话 童年记忆中的北海民俗
北海客家文化 北海历史文化500题
合浦海上丝绸之路 北海文史专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方文献 > 合浦海上丝绸之路
北海(合浦)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刍议
点击:4051  来源:合浦海上丝绸之路研讨会论文集  作者:吴三保

北海(合浦)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刍议 
吴三保
(中国科学院科学出版社地学编辑部编审)

    自从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把“丝绸之路——对话之路综合研究”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文化十年发展规划”之后,中外学者掀起了探讨我国古代陆上与海上丝绸之路的热潮。其中关于海上丝绸之路的研究,自2001年以来,广东广州、徐闻,浙江宁波,福建泉州,广西北海合浦等地,各自提出为我国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理由和证据。争论纷纭,难分伯仲。本文根据史书有据可查的文字记载、大批汉墓考古发现、以及历史沿革和港口地位等方面,刍议北海市合浦作为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最早始发港之一的缘起、形成与发展,及其地位,提出相关结论和建议。 
    一、地理环境和区位优势 
    北海(合浦)地处祖国南疆,广西最南部,位于北回归线以南,北靠大西南,南濒北部湾,面向东南亚。市域总面积3337平方公里,人口约150万。属于南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年平均气温24度,年降水量2227.9毫米。是一座四季温暖、气候宜人、洁静美丽、极富南国风光的现代化滨海城市。它不仅是我国对外开放的14个沿海港口城市之一,和首批中国优秀旅游城市,而且历史悠久,早在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代,就已成为我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之一。 
    这里海陆兼备,腹地辽阔,交通便利,地理位置优越,区位优势十分突出。其陆上交通可与我国西南、东南和中原地区相连;海上交通可与东南亚、南亚,进而延展到西亚、欧非各国往来,在古代,是我国最便捷的海上通道,亦是海上丝绸之路最理想的港口区位之一。 
    二、陆路缘起与发展 
    众所周知,城市的形成与发展,与其自然环境条件、社会经济因素和所处地理位置密切相关,作为港口城市更是如此。同时,港口的兴起离不开人流、物流以及交通运输的形成和发展。 
    北海合浦位于南海北部湾的中心位置,南行直达东南亚乃至欧洲与非洲,比泉州、广州等东部港口都近,同时又是南流江出海口,具有河口港和海港优势,可进行江海联运,成为西汉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交通枢纽。 
    据史料记载,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为了统一岭南,命史禄开凿灵渠——湘桂运河,沟通湘江、漓江二水。从此,湘桂走廊就成为秦汉时代中原地区与岭南的交通要道[1](当时中原地区与岭南的交通,多取道于此)。后又开凿桂门关,沟通北流江和南流江。北海合浦港,古代就是通过今湘江一漓江一桂江浔江一北流江一南流江与中原地区紧密联系起来,为开辟海上丝绸之路创造了有利条件。据考古发现,广西汉墓主要集中在兴安、桂林、贵港、梧州、合浦一线。同时,广西青铜器出土文物也主要集中于桂东南地区,尤以合浦、贵港、梧州三地汉墓出土最多。上述地点正处于灵渠至合浦的交通线上,表明该线路在汉代为主要交通干线[2]。 
    汉代合浦曾是岭南政治中心。据《汉书》记载,汉武帝平定南越国后,设九郡,合浦为其中一郡,下辖合浦、徐闻、南凉、朱庐等县。这里“处近海,多犀、象、毒冒(瑁)、珠玑、银、铜、果、布之凑,中国往商贾者多取富焉”[3]。当时有l5 000多户,人口78 000多人。历史上合浦一直是郡、州、路、府、县治所在地,成为岭南政治中心,具备海上交通和对外贸易的有利条件。 
    三、海路缘起与发展 
    据《汉书(卷二十八下)·地理志》记载:“自日南障塞、徐闻、合浦船行可五月,都元国。又船行可四月,有邑卢没国。又船行可二十余日,有谌离国。步行可十余日,有夫甘都卢国。自夫甘都卢国船行可二月余,有黄支国。……与应募者俱人海,市明珠、璧流离、奇石异物,赍黄金杂缯而往。又若逢风波溺死,不者数年来还。大珠至围二寸以下,平帝元始中,……厚遣黄支王,令遣使献生犀牛。自黄支船行可八月,到皮宗。船行可二月,到日南、象林界云。黄支之南,有已程不国。汉之译使自此还矣”[3] 
    这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最早记载,也是最具权威性的史籍记载。 
    译文即是:“从日南、徐闻、合浦出发,船行大约5个月,有都元国(今马来西亚西南海岸);又船行约4个月,有邑卢没国(今缅甸南海岸);又船行约20余日,有谌离国(今缅甸西南海岸);步行大约10余日,有夫甘都卢国(今缅甸蒲甘城);自夫甘都卢国,船行约2月余,有黄支国(今印度东南部海岸)。……应招者和翻译人员一起登船航海,买卖明珠、璧玉、琉璃、奇石异物,一般带着黄金、各色丝绸前往。……最艰难的是途中遭遇风暴,船员多溺水而死,没死的人也数年后才能返回。大的珠宝直径约2寸以下。平帝元始年间,……厚礼赠送黄支王,并要求对方派使者供献活犀牛。从黄支国船行约8个月,到皮宗(今马来西亚东海岸);船行约2个月,回到日南(今越南)、象林县边界。黄支国以南,有已程不国(今斯里兰卡),汉朝使节和译者最远到这儿就返回了”。[4] 
    学者们基本形成这样的共识:自汉代汉武帝以武力收复河西走廊之后,打开了我国通往西方国家的道路,开辟了整个世界赞叹不已的丝绸之路[6]。其中一条是由陕西、甘肃、新疆越帕米尔高原进入中亚的中原陆上丝绸之路;另一条是由今四川、云南(一说经桂林、云南)通达中亚,为西南陆上丝绸之路[7]。而海上丝绸之路则是汉武帝统一南越之后,随着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于公元前ll3年(汉武帝元鼎四年)开辟的第三条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即由岭南合浦(今属广西)沿中南半岛海岸,经南洋,抵达印度洋,再转道印度陆上进人中亚地区[7]。这表明,北海合浦是我国海上丝绸之路最早始发港之一。 
    再从航线来看,在古代受造船技术、航海知识的限制,并非能像现代航海一样,风雨无阻,跨洋航行,而是沿着海岸线行进的。正如古代我国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东部海上交通只能沿岸航行一样,我国第一条海上丝绸之路,正是从合浦、徐闻等地出发,先沿着中南半岛海岸南下,约5个月至马来半岛,再经马六甲海峡,沿海岸北上,又经4个月至缅甸南海岸,然后从缅甸西南海岸到达印度东南海岸。这样,以防不测,避免风暴。当时的航海,既不是原始时期靠浆、橹、槁等人力推进工具,也不是新石器晚期横渡日本、台湾的非预期性被动漂航,而是由于风帆的出现,已能利用季风航海技术进行的远洋航海[8]。大约是从每年秋冬季节九月份开始利用东北季风作动力,扬帆从合浦、徐闻等地出航;每年春夏季节的四月份开始,利用西南季风作动力,起航回国。 
    四、考古发现和其他相关证据 
    作为海上丝绸之路最早始发港之一,北海合浦除了上述地理位置、社会经济和海陆交通条件,以及有据可查的书证之外,还有重要的考古发现(物证)和其他相关证据。 
    1.汉墓众多,居南方港口汉墓之冠;出土汉代舶来品最多 
    据国内有关专家考证,合浦有古汉墓约6000座,是广州、徐闻等与丝绸之路有关港口城市汉墓之和的几倍以上。所出土的与汉代海上丝绸之路相关的文物也比广州、徐闻等地多得多。据统计,徐闻只发现200多座古汉墓,在开发的66座汉墓中,出土舶来品为308件,而合浦仅望牛岭一座西汉墓出土舶来品就多达245件。在众多出土文物中,包括金、银、铜、玉、玻璃、玛瑙、水晶等,其中包括国家一级文物等珍品。还有用琥珀雕成的狮子等雕饰物。但狮子产于印度等地,玛瑙产于大秦(罗马),而合浦汉墓出土的玛瑙最多。因此专家认为,上述出土文物应是来自印度、中亚和西亚的古代舶来品。这证明,北海合浦与亚欧非三洲通商早在汉代就已经很频繁[7]。今天,在北海合浦保有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汉墓群一处,而且是目前全国仅有的一处,足显北海合浦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地位,亦为始发港之一的有力佐证。 
    2.从史籍记载的对比,看北海合浦我国海上丝绸之路最早始发港 
    合浦港始发时间为汉代汉武帝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距今2117年[3];广州为晋代(元265~420),距今1739~1584年[2,9];泉州为南宋时期(公元1127~1279),距今990~838年[2]。合浦较广州、泉州分别约早378~533年和1127~1279年。 
    3.《人民画报》的证据 
    《人民画报》1985年第10期刊出的《南宋海上丝绸之路示意图》起点为合浦、广州、泉州三个城市[10](图1)。这是1985年4月人民画报社采访组沿着海上“丝绸之路”专门采访南亚、西亚和非洲一些国家,并与国内各方面专家研讨后得出的结论。其中以合浦为主,在篇首显著位置专门配有合浦港大幅照片(图2)。从《汉书·地理志》记载和图l、图2港口、路线标示表明,自汉代至南宋北海合浦都是我国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 
    4.其他相关证据 
    据杨豪2001年报道,在印度尼西亚一些博物馆中存有汉代粤式铜鼓,而铜鼓以广西铸造最多。又说一些村寨房屋大门饰有青蛙雕刻,并采取“干栏”式建筑,说明汉代岭南居民可能假道丝绸之路迁居印尼一带。在印尼一些墓藏中“除了五铢钱外,还有中国汉代陶鼎、陶魁等。陶鼎底部有西汉元帝的纪年铭文。而在北海合浦凸鬼岭汉墓和望牛岭汉墓分别出土了两件陶鼎和两件铜魁,说明汉代合浦与印度尼西亚早有往来(据包驰林)。在新加坡出土有“汉代罐鼓,马来西亚柔佛河流域发掘出汉代陶器残片。合浦汉墓出土不少中原汉墓少见的璧琉璃和人形足铜盘,其人形与马来西亚、苏门答腊等地土著居民相似,等等[2]。 
    五、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争议和辨析 
    1.争议 
    近年来,全国几个港口城市从不同历史背景和不同角度,阐述各自为“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理由和依据[11]。 
    (1)广州市称,《史记》有记载,汉代番禺(今广州)已是中国一大都会,又是海外奇珍异宝的集散地。唐代,广州为东方第一大港,中国专门管理对外贸易的市舶司也在广州首先建立。广州市保存的南海神庙、怀圣光达、光孝寺、清真光贤古墓等古代遗址,都是广州作为“海上丝路”发祥地的历史见证。同时,世界三大宗教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传人中国都是最早在广州登陆,广州出土的与“海上丝路”有关的汉墓有上千座。云云。由此可见,广州无疑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 
    (2)泉州市称,泉州港开放历史虽然不如广州、宁波早,但早在元代就拥有显赫的地位,迄今仍保存有一条完整的宋代沉船,还有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供阿拉伯海商活动的清真寺等,在国际上有很高的知名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有关海上丝绸之路港口的图片上,只标了泉州,却没有广州、宁波,这就足以证明泉州才是“海上丝路”的始发点。 
    (3)宁波市称,宁波早在7000年前河姆渡文化时期就从事我国最早的水上活动,唐代中期就与日本、高丽等通航,进行经贸、文化交流。自唐代以来有大量日本使节和学问僧均经宁波出入中国。迄今日本故都奈良市的正仓院藏有从明州港(今宁波)海路运去的丝绸织物、青瓷等文物。如今宁波市有建于东汉的“海上陶瓷之路”发祥地的上林湖越窑遗址,以及各种建于晋、唐、宋、清时期的寺庙、使馆、码头遗址,证明宁波是海上丝路的始发港。 
    (4)徐闻县称,《汉书·地理志》是记载“海上丝路”最可靠的史料。该书载道,海上丝路的始发港就是徐闻,而没有广州、宁波、泉州。 
    2.辨析 
    无可否认,广州、泉州等港在我国航海史上均有过辉煌的时期和业绩,都是不同时期、不同海域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至今仍焕发着生命活力,但并非是海上丝路最早始发港。 
    以广州而言,中山大学司徒尚纪教授指出,“汉代番禺不是(丝绸之路)始发港”,但作为集散中外商品的功能和港市地位无可置疑。司徒尚纪等又称,“北部湾沿岸是西汉帝国海上交通枢纽”,基于航海技术、造船水平的原因,北部湾首先成为我国人民在南海活动的范围。并援引旁证《岭表录异》,说唐时有鲨鱼出没琼州海峡,自广州无法向西南行进越过琼州海峡入北部湾。正是由于有这一高危海区的存在,才改变了雷州半岛港口分布格局[12]。张难生等认为,“确立广州南海交通枢纽的地位,应是在吴晋南朝时期”,“随着造船和航海技术的进步,才开通了由广州起航穿越海南岛东部海面,经西沙群岛直航东南亚地区的新航线。”申友良、谭光文认为:“汉时番禺只是充当来自交趾湾或是来自东部沿海一带贸易的转运中心,只对海上丝路运来的商品有转运的功能,并不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只有从东吴开始一直到南朝时期,中国对外贸易的重心才逐渐移至广州。香港学者陈佳荣指出:①古番禺尽管是秦汉岭南地区的“一大都会”和“商品辐辏的贸易中心”,“但不一定非是最早对外启航发舶港口不可”,两者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至少在西汉就未必如此”。②如果番禺确是西汉南海海运航行之始发点,则《史记》、《汉书》“似不应无载”[2]。鉴于申友良、谭光文和陈佳荣的论述,结合《中国海疆通史》记载,早在春秋战国时,我国“沿于江海,达于淮泗”的一个江海交通网就已开始形成,包括渤海和渤海海峡横渡的航线,环绕山东半岛的航线,由浙江沿海至山东半岛的航线,江浙闽粤之间的沿海航线,以及长江、黄河、淮河及其支流水系等,当时已成为舟船频出的交通干道。至汉代,汉武帝不仅沟通了中国北起鸭绿江口,南抵广西北仑河口的南北沿海大航线,而且还形成、发展、延伸了南北两条通往海外的航线。其一就是合浦、徐闻通往东南亚、印度的远洋航线;其二为北方东渡日本的航线[7]。笔者认为,广州当时作为转运贸易中心港口的论述是可信的。它一方面转运东南沿海的货物,另一方面也大量转运从西江——珠江[5]以及从北江、东江等地汇集而来的货物,同时也包括转运合浦、徐闻等地的舶来品。但是广州作为远洋航行的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在时间上则晚于今北海市合浦。 
    综上所述,正如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中山大学教授徐俊鸣而论:①秦汉时代,广州地区的经济和海上交通贸易虽有一定发展,但当时由于航海知识和造船技术的限制,广州未能与海外诸国直接通航,所以,“汉代从南海出航的地点不在番禺”。晋代以前,“徐闻、合浦、日南是南海市舶要冲”,其后,“广州已能直航,成为通往海外诸国的主要港口了。”②我国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最早在北部湾,至汉末三国时才逐渐东移番禺。陈佳荣总结为:港口有“由南向北逐渐转移的趋势,”即两汉时为日南、徐闻、合浦,吴晋至隋唐为广州,宋元时期为泉州,明代为福州、苏州,清代为上海等。 
    至于徐闻与合浦两港,应该说两地均为我国古丝路的最早始发港,但就其港口的重要性、规模大小和地位而言,似以合浦港为主。这是因为合浦一直为两汉时期郡治所在地,徐闻只为一般汉县名。在自然条件方面,徐闻无大河作为依托,土地贫瘠干旱,多台风,港湾开阔少避风屏障。而合浦为一天然良港,汉代桑蚕业、蚕丝生产发达,盛产南珠,等等。显然,无论从地理位置、自然条件,还是经济基础、交通运输,合浦都在徐闻之上。两地汉墓规模、数量、等级和出土文物等情况,合浦也胜于徐闻。参见表1。 
    六、结 语 
    前述,在概述北海合浦地理环境、区位优势,以及政治地位、社会经济条件的基础上,论述了北海市合浦作为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陆、海交通的缘起和发展,汉代考古发现与其他相关证据,探讨了广州、泉州、宁波、徐闻等港口关于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争议与辨析,提出如下结论和建议。 
    (1)根据《汉书·地理志》的权威记载,我国古代丝绸之路源于两汉时期,共有三条主要路线。其中两条为陆路,一条为海路。海上丝绸之路明确记载了日南、徐闻、合浦三地,始发时间为汉武帝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而无广州、泉州、宁波等港口的记载。综合各方面因素和条件,认为今北海市合浦作为我国海上丝绸之路最早始发港之一的书证、物证确凿,旁证充实,其地位毋庸置疑,应予以肯定。 
    (2)根据历史和现实,广州、泉州等港也是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但只是不同区域、不同时代的始发港,而不是最早始发港。它们作为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史载时间:广州为晋代,泉州为南宋,均晚于合浦港的西汉始发时间。 
    (3)随着时代的推移,社会经济的发展,造船、航海技术的进步和航海知识、经验的积累,港口腹地容量的大小,地理条件和区位优劣,港口功能的差异,海上丝绸之路港口的发展和地位发生了变化与演替:东部港口逐渐兴盛,北部湾港口的作用日渐下降。吴晋时期,广州对外航线的开通,直接导致徐闻、合浦港的衰微[2]。因为从上述条件看,此时广州明显优于合浦,到了近现代更是如此。但这无损北海市合浦作为我国海上丝绸之路最早始发港之一的历史价值与地位。 
    (4)北海市合浦海上丝绸之路最早始发港的名分,应向国家文物局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或达成“北海合浦共识”,联合广州、泉州、徐闻等港向国家文物局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与此同时,建议广西或国家立项,进一步研究、发掘、保护、开发北海合浦有关海上丝路的文物和遗产。 
    (5)北海市合浦海上丝绸之路最早始发港的历史和地位具有重要的文化和旅游价值。开发新北海、建设新北海,应充分利用北海合浦这一辉煌的历史文化品牌,立足广西、面向东南亚、南亚、西亚乃至全世界,大力宣传和推出北海市文化旅游新产品,并借助中国一东盟博览会的交流平台,推动北海、广西与东盟各国和世界的经贸合作与交易,振兴合浦,振兴北海,振兴广西。 
    参考文献 
    [1]辞海(修订稿).地理分册·中国地理.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 
    [2]韩湖初.关于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最早始发港讨论研究综述.社会科学通讯,2003,(4) 
    [3]汉班固撰.汉书(卷二十八下)·地理志.北京:中华书局.1962 
    [4]汉班固撰,张传玺编.汉书(文白对照)(上).西安:三秦出版社.2004 
    [5]邹逸麟主编.中国历史人文地理.见:吴传钧主编.中国人文地理丛书.北京:科学出版社.2001 
    [6]中国文物出版社,日本广播协会(NHK),中国中央电视台.中华文明五千年.北京:文物出版社.2002 
    [7]张炜,方堃主编.中国海疆通史(中国边疆通史丛书).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3 
    [8]张星娘编注.中西交通史料(1~4册).北京:中华书局.2003 
    [9]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深圳博物馆,广州市考古研究所.华南考古(1).北京:文物出版社.2004 
    [10]人民画报社编.南宋海上丝绸之路示意图.人民画报,l985,(10) 
    [11]北海历史文物的保护和利用.北海热线,2004—09—22 
    [12]司徒尚纪,许桂灵.合浦港在我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地位和影响.见:吴传钧主编.海上丝绸之路:中国.北海合浦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理论研讨会论文集.北京:科学出版社.2006 
    [13]《中国考古学年鉴》编辑委员会.中国考古学年鉴(1997~2002).北京:文物出版社.1997~2002 
    [14]国家文物局主编.中国重要考古发现.北京:文物出版社.1998~2002 
    [15]考古杂志社编辑(主编刘庆柱).考古学集刊(15).北京:文物出版社.2004 
    [16]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编(主编黄启善).广西铜镜.北京:文物出版社.2004 
    [17]广西文物工作队,合浦县博物馆.合浦凸鬼岭汉墓发掘简报.见: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广西考古文集.北京:文物出版社.2004 
    [18]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合浦凸鬼岭清理两座汉墓.考古,1996,(9) 
    [19]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合浦堂排汉墓发掘简报.文物资料丛刊.第4辑

选自科学出版社2006年《海上丝绸之路研究:中国·北海合浦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理论研讨会论文集》


桂公网安备 45050202000388号

警警
察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