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壮族自治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发布了关于印发冬春季特别是春节期间疫情个人防护等7项“十严格”措施的通知
  信息公开   更多  
馆藏新书通报
广西数字资源平台
网上联合参考咨询
国家数字图书馆
  地方文献   更多  
地方文献书籍 南珠专辑
珠城史话 童年记忆中的北海民俗
北海客家文化 北海历史文化500题
合浦海上丝绸之路 北海文史专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方文献 > 合浦海上丝绸之路
历史的见证,热切的期待——广州部分专家、学者座谈
点击:3629  来源:北海文史  作者:广州合浦学会

历史的见证,热切的期待 ——广州部分专家、学者座谈 
广州合浦学会 

    “西汉古港口 合浦石湾浮现” 
    最近北海日报载:作为秦汉时期我国古代丝绸之路始发港的合浦古港已在广西合浦石湾浮现,它是“目前仅知的世界上第一个西汉时期的明确的港口遗址”;“它的发现,为深入研究汉代海上丝绸之路,研究中国的航海史、对外贸易史等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①。这一报道在学术界引起重大反响,不但《光明日报》刊登了这方面消息,广州方面学术界也有回应。2003年8月30日,广州合浦学会组织部分广州专家、学者举行“西汉古港在合浦石湾浮现”学术座谈会。参加的有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中山大学地理系司徒尚纪教授,中山大学历史系张荣芳教授、黄启臣教授,以及暨南大学、华南师大、省社科联的十多位专家、学者。广州合浦学会会长陈衡(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和部分学会的同志也参加了会议。与会学者对合浦古港的浮现这一广西考古的重大成果作出了热烈的回应,同时又对明年将于北海、合浦举行的海上丝绸之路学术研讨会寄予热切的期望。 
    会议主持、广州合浦学会副会长韩湖初(华南师范大学教授)首先简介了北海日报的上述报道,并谈到近年随着形势的发展,特别是我国与东盟经济贸易关系的加强,中央很重视北海、合浦的发展,北部湾北部的沿海经济正在腾飞,沿岸城市群正在崛起。为了配合形势的发展,发扬作为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传统优势,开发这方面的资源,北海、合浦准备明年上半年组织一个有相当规格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学术研讨会(我们学会参与筹备),会议中心论题为“合浦是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期望各位专家学者积极撰写论文,届时光临指导。接着与会者踊跃发言,气氛热烈。 
    首先,与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西汉合浦古港最近在石湾浮现具有重要意义。曾在合浦住了三个月并参加合浦堂排汉墓的发掘和材料整理工作②的中山大学历史系张荣芳教授(曾任中山大学副校长)指出:明年北海(合浦)要开学术研讨会,这很好。但不要纯粹为了争谁是始发港,那是没有意思的。因为,始发港不是谁去“争”就能争得到的。它靠的是事实材料。《汉书》明确记载了合浦、徐闻都是汉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但在汉代合浦比徐闻重要,论经济发展、对外贸易,开发均较雷州半岛为早。现在广西考古队又在合浦的石湾发掘出古港码头,为合浦是始发港提供了考古实物的佐证,就更有说服力了。中山大学历史系黄启臣教授也说:关于西汉合浦古港在石湾浮现,这一消息在《光明日报》也有刊登,我已经看到了。合浦、徐闻都是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这是《汉书》记载了的。我们应从汉代的经济情况、地理位置等多种角度阐述《汉书》的记载。现在西汉合浦古港在石湾发掘,这就更明确了。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中山大学司徒尚纪教授指出:合浦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从来没有人提出怀疑,更没有公开否定,其实也否定不了。我们曾经要论证某个地方是始发港,就遇到不少实际困难,因为要靠事实材料和文献记载作为依据。因此建议明年北海召开的学术研讨会论题不要定死在“合浦是始发港”。可改为“合浦与海上丝绸之路”,这样写文章的路子就广阔多了。暨南大学历史系王元林教授对合浦在汉代的历史地位也认为:我们应从当时岭南的政治、经济、军事、交通等方面考察,如果以当时中原至北部湾的交通要道为经线,以横贯岭南东西的直线为纬线,那么合浦便处于两线交叉的枢纽地带,可见其地位重要。因此合浦的开发也比较早。而当时海南岛还处于开发阶段(西汉曾在海南岛设郡,后又废置),相对而言,徐闻的地位就不如合浦重要了。座谈会对于始发港的问题和北海日报的报道,也有同志提出不同的意见和看法。中山大学黄启臣认为:现在西汉合浦古港在石湾发掘,这就为《汉书》的记载提供了有力证据。至于西汉时的合浦古港在哪里?是乾体?旧州?可以探讨,不必纠缠。我们主张多港口,采取“之一”而不是“唯一”的提法,更不主张“第一”。中山大学李瑞声教授(合浦乾体人)认为:西汉时合浦并没固定的码头,当时合浦出口主要是珍珠,有珍珠出口的地方就会有码头。因此我认为当时实际情况是“一个港口,多个码头”。合浦石湾所发掘的大浪古镇码头应是其中之一,它并不否定乾体也有码头。其实不但石湾的大浪有西汉汉墓,乾体也有。因此北海日报报道用了“锁定大浪古镇”的字眼,这是值得商榷的。暨南大学的凌立坤教授(广西东兴人)则反对凡是海岸沿线通向国外的始发地都是始发港的观点。他说:关于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问题,是否到处都是始发港?最早的始发港应该只有一个地方,并向会议提交了他的论文(与同行花延钊合作)《论合浦是秦汉时期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兼合浦是21世纪中外海上交通、特别是中国与东盟的交通要冲》。论文认为:“丝绸之路”有其历史积淀的内涵,我们研究、讨论问题不应转换概念的内涵,并批评凡是海岸沿线通向国外的始发地都是始发港的观点。文章指出:公元六世纪以前丝绸是中国的特产,以其质轻、透气、美观而饮誉世界,被西方宫廷贵族视为至高无上饰品。秦汉时期合浦徐闻是南海沿岸对外贸易最重要的起航地,也是当时南海丝绸之路的起航点,来自四川等处的货物特别是丝绸也通过水道运至合浦出口。而当时徐闻是属合浦郡管辖的。因此合浦是秦汉时期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而不是泉州、福州和番禺(广州)。暨南大学历史系副教授王元林则认为:汉代往往以行政区的名称来命名港口,合浦就是如此。根据北海日报的报道,从目前发掘的材料来看,还不能确定大浪古港就是西汉时合浦的主要港口,因为没有发现有砖,说明它不是比较牢固的砖石建筑结构。我曾经到封开、苍梧考察,当地同期的一些建筑遗址就出土有砖。合浦并不比这些地方落后,砖生产供应应该不成问题。可见石湾的大浪遗址可能暂时性装卸港口,我们希望看到更多的实物材料。 
    同时,与会学者对明年将于北海举行海上丝绸之路的学术研讨会寄予热切期望,并积极提出不少很好的意见。司徒尚纪教授说:听你们介绍明年将在北海、合浦召开海上丝绸之路的学术研讨会,这很好。海上丝绸之路已经成为珍贵的世界文化遗产,这些年来广东的广州、海康、徐闻,浙江的宁波,福建的泉州,西南的昆明,还有海南岛,都举办了研讨会,为什么广西一直按兵不动?我们早就想到北海、合浦开会了。关于明年的北海会议,建议不要限死在“合浦是始发港”,同时,也希望合浦、北海有关方面为我们写文章提供有关材料。目前只是看到报纸的简短报道,具体的材料尚未看到,如果没有新的材料,写出的文章难免老调重弹,容易流于空洞。中山大学的张荣芳也提出:希望让我们知道有关实物材料,以便撰写文章参加明年的北海会议(如是内部材料,我们不会掠人之美,也不会随便公布)。 
    座谈会上中山大学邓家倍教授(广州合浦学会副会长)还对海上丝绸之路研究中所表现的浮躁不实的学风提出了批评。他指出:关于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研究,应该以古籍为依据,结合具体历史环境的经济、政治、军事、文化和地理等方面的情况进行分析,然后得出科学的结论。但当前有些研究文章,显得浮躁不实。表现有三:一是靠脱离具体历史情况的“逻辑推理”,二是急功近利,三是“想当然”。如有的文章根据司马迁的《史记》等古籍称秦汉对期番禺(广州)是全国性的“一大都会”,广州又是当时岭南政冶、经济、文化的中心,既然我国古代的海上丝绸之路是从南海出发,于是便靠“逻辑推理”和“想当然”得出广州是当时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的结论。其实秦汉时期岭南的政治经济中心有一个逐惭由西向东转移的过程。汉置交州刺史部统辖岭南七郡,治所(首府)就设在交趾(今越南河内一带)而非番禺。汉武帝灭南越国次年交州治所移至广信(封开),且持续了375年,至东汉末年才移至番禺。也就说,两汉时期有近400年广州(番禺)并不是当时岭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当时北部湾一带才是我国海外交通的繁忙地区和汉帝国在岭南的经济中心(有一度也是政治中心)。可见研究不能靠离开具体历史环境的“逻辑推理”和“想当然”。而且秦汉时期受航海技术的限制,由广州直接出南洋的航线尚未开通,它又如何成为我国秦汉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呢?1974年在广州中山四路发现所谓“秦汉造船工场遗址”,被誉为“十分重大的考古发现”,并被各种著述引用,但在2000年在广州召开的一次学术会议上,受到了来自全国船舶史、古建筑、地理学、地方志和考古界专家的质疑,否定了是造船台。可见凭“想当然”是行不通的。又如,广州的一些文物介绍和报刊把广州作为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最早始发港和“发祥地”来宣传,把南海波罗庙和琶洲塔也罗列进去。其实,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最早始发港应是指该路线形成的秦汉时期,而南海波罗庙建于隋代,琶洲塔则建于明代,显然对不上号。之所以如此,显然是急功近利所致。 
    此外,与会学者还谈了不少很好的意见。如:有华南师范大学历史系高惠冰副教授认为,加大和加速地方文化遗产的投入与建设对于地方来说是大有好处的。前些年某地举行了海上丝绸之路的学术研讨会,后来该地申报历史名城便获得成功,从而提高了知名度促进了旅游业的发展。又如暨南大学的王元林建议邀请西南地区的同志参加明年北海的会议,把它办成全国性、甚至世界性的学术会议,等等。现将座谈会纪要刊登如下: 
    “西汉合浦古港浮现”学术座谈会纪要 
    西汉合浦古港在合浦石湾浮现,这是广西考古的重大成果。自《北海日报》6月19日报道以后,在学术界引起重大反响。不但《光明日报》刊登了这方面消息,广州的学术界也有回应。2003年8月30日,广州合浦学会组织部分广州专家、学者在华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举行“西汉合浦古港浮现”学术座谈会。参加会议的有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中山大学地理系司徒尚纪教授,中山大学历史系张荣芳教授、黄启臣教授,以及暨南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省社联等单位的十多位专家、学者。广州合浦学会会长陈衡(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和学会部分会员也出席了会议。与会者发言踊跃,对合浦古港浮现这一广西考古的重大成果作出了热烈的回应,同时又对明年将于北海、合浦举行的海上丝绸之路学术研讨会寄予热切的期望,并提出不少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现将会议发言简要刊载如下: 
    韩湖初 (会方主持、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广州合浦学会副会长):最近北海报道了西汉合浦古港已在合浦县石湾镇浮现。据报载:它是“目前仅知的世界上第一个西汉时期的明确的港口遗址”;“它的发现,为深入研究汉代海上丝绸之路,研究中国的航海史、对外贸易史等都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①,这无疑是重大的考古成果。今天我们广州合浦学会很高兴能够邀请到各位专家、学者围绕这一议题进行座谈,非常欢迎。我们学会多年来一直愿为支援家乡建设做些工作。近年来随着形势的发展,特别是我国与东盟经济贸易关系的加强,中央很重视北海、合浦的发展,北部湾北部沿海经济将会腾飞,城市群正在崛起。我们知道,合浦是《汉书》所记载的我国汉代海上丝绸之路三个始发港之一,而且在当时它是其中最重要和最繁忙的始发港。这样,如何发挥这一优势,开发这方面的资源,便显得相当迫切了。今年清明我返乡时曾与北海、合浦方面联系、协商,拟在今年或明年搞个这方面的学术研讨会。有关负责同志不但“正中下怀”,积极赞成,而且一再强调:这个会议不要“小打小闹”,要“大搞大闹”。现在获悉,这个会议要“升格”由广西自治区的有关方面和北海联合主办,我们学会和北海、合浦的有关单位协办。为了准备充分些,会议时间拟在明年。论题是“合浦是我国古代丝绸之路的始发港”。期望各位专家学者积极撰写论文,届时光临指导。我们学会也将组织一些同志回去参加。现在请大家就今天会议议题积极发言。 
    张荣芳 (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曾任中山大学副校长):我曾在合浦住了三个月,参加了合浦堂排汉墓的发掘和材料整理工作。②在汉代,合浦比徐闻重要,无论经济发展、对外贸易,开发均比雷州半岛为早。明年北海、合浦要开这方面的学术研讨会,这很好。但不要纯粹为了争谁是始发港,那是没有意思的。因为不是谁去“争”谁就是的,靠的是事实材料。现在广西考古队又在合浦的石湾发掘出古码头,这就为合浦是我国汉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提供了考古实物佐证,就更有说服力了。同时,我有以下意见:一是对广州合浦学会积极关心、支持和宣传家乡的工作表示支持;二是希望公布有关实物材料,以便人们撰写文章参加明年北海会议(如是内部材料,我们不会掠人之美,也不会随便公布);三是应组织一批广东广州的同志参加明年的北海会议。学术无省界,不一定只邀请那些主张始发港是合浦的同志,能够邀请很多同志到会参加本身就是一个宣传。 
    黄启臣 (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据你们介绍,明年将在北海召开有关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学术研讨会,这很好,积极组织人员参加。关于西汉合浦古港在石湾浮现,这一消息在《光明日报》也有刊登,我已经看到了。合浦、徐闻都是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这是《汉书》记载了的。我们应从汉代的经济情况、地理位置等多角度阐述《汉书》的记载。现在西汉合浦古港在石湾发掘出来,这就更明确了。至于西汉时合浦港在哪里?是乾体?旧州?可以探讨,不必纠缠。我们主张多港口,采取“之一”而不是“唯一”的提法,更不主张“第一”,这没有意义。 
    李瑞声 (中山大学教授,合浦乾体人):我认为西汉时合浦港并没有固定的码头,当时合浦出口主要是珍珠,有珍珠出口的地方就会有码头。因此我认为当时实际情况是“一个港口,多个码头”。石湾所发掘的大浪古镇码头应是其中之一,并不否定乾体也有码头。我们主张乾体港也是合浦港。不但石湾(大浪)有西汉墓,乾体也有。因此《北海日报》报道用了“锁定大浪古镇”的字眼,这是值得商榷的。因此我对北海日报的报道有不同的意见。 
    司徒尚纪 (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中山大学地理系教授):听你们介绍明年将在北海召开有关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学术研讨会,这很好。海上丝绸之路已经成为珍贵的世界文化遗产,这些年来广东的广州、海康、徐闻,浙江的宁波,福建的泉州,西南的昆明,海南岛,都举办了这方面的研讨会,为什么广西一直按兵不动?我们早就想到北海、合浦开会了。关于明年的北海会议,建议不要限死在“合浦是始发港”。合浦是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这是《汉书》明确地记载了的,也是学术界公认的,从来没有人提出怀疑和否定(其实要否定也是否定不了的)。所以不必把它作为会议的限定论题,这样反而限制了别人写文章。建议把中心论题定为“合浦与海上丝绸之路”,这样写文章的路子就广阔多了。同时,也希望合浦、北海方面为我们写文章提供有关发现的材料。目前我们只是看到报纸的简单报道,具体的材料尚未看到,如果没有新材料,写出的文章难免老调重弹,容易流于空洞。 
    花延钊 (暨南大学高级工程师):昨天(8月29日)《参考消息》报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级官员称:丝绸之路有望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它涉及很多国家地区,连保加利亚和日本都要扯上,说它们是丝绸之路的支线。可见这是世界性的、十分珍贵的文化遗产。合浦是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这是无疑的。它的历史地位,是否还可以从汉代合浦与交趾郡相邻做文章?关于明年的北海会议,还可以邀请原来在汉代归合浦管辖的地方的同志参加。 
    陈家义 (广东省社会科学联合会教授):张荣芳教授的意见很有代表性。的确,是不是始发港靠的是事实材料,有的东西不是靠“争”就能争到的。如关于合浦郡治最早到底是不是徐闻,连他们自己本地的材料都否定这一点。据海康县地方志办公室蔡叶青的文章《汉代徐闻县县治遗址考》就称:从两汉到三国吴、晋、南朝齐等六个朝代,徐闻县均属合浦郡所辖,到了南朝梁,徐闻县方为合州治所。可见其本地的著述都没有说徐闻曾为合浦郡治。关于明年的北海会议应该紧扣“丝绸之路”。早在19世纪法国汉学家沙畹(1865—1918年)已在他所著《西突厥史料》中提出:“丝路有海陆两道”;中国史学家姚楠说:“…‘海上丝绸之路’事实上早已存在。《汉书.地理志》所载西汉海上交通线,实为早期的海上丝绸之路’,当时海舶载运的‘杂缯’即各种丝绸。”可见,海陆两道丝绸之路,都是始于汉代。所以应以“合浦与丝绸之路”为论题。 
    王元林 (暨南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汉代往往以行政区的名称来命名港口,合浦就是如此。根据《北海日报》的报道,从目前发掘的材料来看,还不能确定石湾的大浪古港就是西汉时合浦的主要港口,因为没有发现有砖,说明没有比较牢固的砖石建筑。我曾经到封开、苍梧考察,当地同期的一些建筑遗址就出土有砖。合浦并不比这些地方落后,砖生产供应应该不成问题。可见石湾的大浪遗址可能是暂时性装卸港口。我们希望看到更多的实物材料。关于合浦在汉代的历史地位,我们应从当时岭南的政治、经济、军事、交通等方面考察,如果以当时中原至北部湾的交通要道为经线,以岭南由东至西为纬线,合浦便处于两线交叉的枢纽地带,可见其地位重要。因此它的开发也就比较早。而当时海南岛还处于开发阶段(西汉曾在海南岛设郡,后又废置),相对而言,徐闻的地位就不如合浦重要了。关于明年北海的会议,建议邀请一些西南地区的同志,把它搞成全国性的学术研讨会议。 
    韩湖初:《北海日报》的报道称:所发现的西汉合浦古港排除了作为当时郡治的可能。目前学术界有一种意见:认为西汉合浦初置郡时郡治设在徐闻,至东汉时才移至合浦。一些著述亦采此说。但我读《后汉书.郡国志》有一段话:“今但录中兴(即东)以来郡县改异,……以为《郡国志》。”也就是说,凡是东汉以来郡县的改动,它都有记载。而该合浦郡条目下并没有郡治改动的文字材料。《汉书》虽把徐闻列为合浦郡首县,但《汉书》并没有明确说首县就是郡治,更没有说徐闻是郡治。《后汉书》才明确说首县即为郡治(并把合浦置于首县)。我们不应该把《后汉书》的体例不加分析地推论《汉书》也是如此。又如有学者引《旧唐书》记载岭南七郡中有六郡首县即为郡治,但在徐闻条(唐代徐闻即今徐闻)只说“汉县名”。如果西汉时徐闻曾为郡治,在介绍时自然会有记述。如果结合各方面情况综合考察分析,两汉时合浦应该一直就是郡治所在地。那么,具体地点又在哪里呢?这就值得探讨和寻求了。 
    高惠冰 (华南师范大学历史系副教授):关于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各地可以作为文化产业的投资,这是有回报的。前些年某地开了海上丝绸之路的研讨会后,申报国家名城获得成功,这就提高了城市的知名度,从而促进旅游业等方面发展。关于我国古代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问题,我尚未研究,但考虑从如下几个角度进行思考:(一)出海港口是否不止一个?(二)广州与徐闻自称是最早始发港,证据何在?当时它们的地理条件、经济发展等方面的情况如何? (三)这些港口在具体历史时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四)如何看待《汉书》的记载?汉武帝平定南越国后的决策,如把岭南的首府定在广信(封开)是否与丝绸之路的始发港有关?(五)秦汉时期全国的南北交通情况如何? (六)东汉时整顿湘西与桂北的交通通道与当时我国的对外贸易是否有关?(七)徐闻与合浦的比较,尤其与南流江的距离的比较。因为南流江北过分水坳与北流江相接,经桂江过灵渠北通长江流域与中原。合浦地处南流江流入北部湾的出海口,这是它优势。 
    凌立坤 (暨南大学教授,广西东兴人):关于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问题,是否到处都是始发港?最早的始发港应该只有一个地方。我在与花延钊合作的论文《论合浦是秦汉时期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兼论合浦是21世纪中外海上交通、特别是中国与东盟的交通要冲》认为:“丝绸之路”有其历史积淀的内涵。公元六世纪以前丝绸是中国的特产,以其质轻、透、美观而饮誉世界,被西方宫廷贵族视为至高无上的饰品。秦汉时期合浦徐闻是南海沿岸对外贸易最重要的起航地,也是当时南海丝绸之路的起航点,来自四川等处的货物特别是丝绸也通过水道运至合浦出口。而当时徐闻是属合浦郡管辖的。因此合浦是秦汉时期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而不是泉州、福州和番禺(广州),并批评凡是海岸沿线通向国外的始发地都是始发港的观点。 
    邓家倍 (中山大学教育学院社科系教授,合浦学会副会长):关于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研究,应该以古籍为依据,结合具体历史环境的经济、政治、军事、文化和地理等方面的情况进行分析,然后得出科学的结论。但当前的一些研究海上“丝绸之路”的文章,显得浮躁不实。表现有三方面:一是靠脱离具体历史情况的“逻辑推理”,二是急功近利,三是想当然。如有的文章根据司马迁的《史记》等古籍称秦汉时期番禺(广州)是全国性的“一大都会”,广州又是当时岭南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既然我国古代的海上丝绸之路是从南海出发,于是便靠“逻辑推理”得出广州是当时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结论。其实秦汉时期岭南的政治经济中心有一个逐渐由西向东转移的过程。汉置交州刺史部统辖岭南七郡,治所就设在交趾(今越南)而非番禺。汉武帝灭南越国次年交州治所移至广信(封开),且持续375年,至东汉末年才移至番禺。也蔚是说,两汉时期有近400年广州(番禺)并不是当时岭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或者说,广州虽然是岭南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但从全国来讲,北部湾一带才是当时我国海外交通的繁忙地区和汉帝国在岭南的经济中心(有一度也是政治中心)。又如,广州的某些报刊把广州作为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最早始发港和“发祥地”来宣传,把南海波罗庙和琶洲塔也罗列进去。其实,我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最早始发港,应是指该路线形成的秦汉时期,而南海波罗庙建于隋代,琶洲塔则建于明代,显然对不上。之所以如此,估计是急功近利所致。 
    参加会议的还有广州合浦学会监事组长黎永宠(广东省公安厅律师)、常务理事高能先(华南理工大学)、理事钟定世(广州大学)、苏景道(省军区退休干部)、学会工作人员姚怡梅等。 

    注: 
    ①见6月19日北海日报潘沁文章《寻找西汉合浦港》。 
    ②见《广西合浦堂排汉墓发掘简报》, 《文物资料丛刊》第4辑。 
    (原载广州合浦学会《社会科学通讯》第五期)

北海文史2004(18) 


桂公网安备 45050202000388号

警警
察察